姬秋梅:雪域高原上的牦牛博士

發布時間:2020-01-02 14:48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愛國情奮斗者】 

光明日報記者尕瑪多吉

在雪域高原西藏,有這樣一位女性科技工作者,30多年與牦牛為伍,研究牦牛的生存、繁育、遺傳多樣性等,在牦牛胚胎移植、牦牛遺傳多樣性等多個領域取得創新性突破,不僅填補了一項項空白,而且部分研究成果甚至達到國際先進水平,為西藏牦??萍己?ldquo;三農”發展作出了突出的貢獻。她就是被稱為“牦牛博士”的藏族女科學家姬秋梅。

“癡心一片”為牦牛

1964年出生在拉薩市當雄縣一個牧民家庭的姬秋梅,放過牛、喝過牦牛奶也穿過牛皮袍。“原以為牦牛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不承想,竟成了我研究中最重要的部分。”說起當初為何選擇這一專業,姬秋梅笑著說是命運使然,“因為在牧區生活過,自然知道其中的苦,沒想到考完大學最終等到的卻是一份畜牧獸醫專業的錄取通知書。”1988年,姬秋梅從西藏民族大學畢業,分配到西藏自治區農科院畜牧獸醫研究所工作。

青藏高原牦牛數量占全世界牦??偭康?0%,但在姬秋梅剛參加工作時,西藏牦牛生產研究領域還是一片空白。為開展牦牛資源現狀調查,了解第一手資料,她主動要求到條件極為艱苦的羊八井切瑪鄉畜牧草原綜合實驗點,擔任農科院在該鄉實施的“草場、畜醫綜合服務項目”執行人。當時,她是實驗點唯一的女性。

那時,她經常騎著自行車走村串戶,實地了解草原生態和畜牧業生產,并寫下了幾十萬字的調研筆記。“牦牛很通人性,接觸多了,每次去農戶家里,都對我哞哞大叫,像是在歡迎我。”此時,姬秋梅已對牦牛“癡心一片”,她從最初的遺傳資源調研開始做起,開始了全新的西藏牦??蒲泄ぷ?。

“刀尖”上的責任與擔當

2002年,姬秋梅出國留學獲得博士學位。2004年,“西藏牦牛研究與發展中心”掛牌成立,她擔任研究中心主任,這是全國唯一的牦牛研究機構,標志著牦牛研究迎來了一個全新的發展時期。

2006年,在海拔4200多米的當雄縣,通過胚胎移植的3頭牦牛順利產崽,這標志著西藏開展數十年的牦牛胚胎移植研究項目獲得成功。姬秋梅說:“這一技術就是借腹生子,培育優秀的牦牛品種。”該技術填補了國內研究空白,達到國際先進水平,有效解決了牦牛品種退化、提高牦牛生產性能、縮短牦牛生產周期。

有人說“牦牛研究,是刀尖上的科研”,姬秋梅深有同感。多年來,她和科研團隊正是克服了高寒、缺氧和下鄉路途中的種種困難艱險,躲過了鋒利的牛角一次次的致命攻擊,最終在牦?;蚪M學、遺傳育種、繁殖技術以及放牧系統等國家重點研究項目上取得了一系列突破性進展。

在姬秋梅牦??蒲袌F隊孜孜不倦的研究探索下,部分科研成果已經應用于生產實踐,為農牧民增收和產業發展起到了積極的作用。據統計,僅牦牛育肥一項,2008年至2009年,西藏選育牦牛1000多頭,農牧民實現增加產值1200多萬元。

“應該有一股子牦牛倔強堅韌的精神”

從23歲起從事有關牦牛的科學研究,姬秋梅如今已是西藏自治區農牧科學院畜牧獸醫研究所黨委書記、西藏牦牛產業技術首席專家。

30余載的辛勤耕耘,姬秋梅收獲了“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全國“三八紅旗手”、“2019最美科技工作者”等許多榮譽和獎項。在這些榮譽的背后,卻是常人無法承受的付出。

在高原從事牦牛研究,必須面對高寒缺氧、工作環境惡劣、科研條件有限等實際困難。由于長期超負荷在高寒缺氧環境下進行實地研究,姬秋梅心臟嚴重受損,她前后共做了三次心臟手術。

最讓姬秋梅擔心的不是自己的健康,而是“科研人才匱乏”。“因為條件艱苦周期長,不容易出成果,很多科技工作者不會選擇把這個領域作為研究方向,即便是實習生,通常都不會來第二次。”她表示,“我們趕上了國家科研發展的黃金期,科研經費有了充足保障,希望有更多的人才投入到牦牛等科研領域。”

回顧30余年牦??蒲泄ぷ魅〉玫某晒?,她說:“作為科技工作者,就應該有一股子牦牛倔強堅韌的精神,在科研上多出成果,為西藏畜牧業科技和經濟發展、農牧民增收服好務。”

《光明日報》( 2020年01月02日04版)

  責任編輯:楊阿敏

湖北红中麻将怎么玩